新闻

“冲出亚洲打造世界级体育资本”—— 综合格斗主理人崔伟德的远大抱负

2019年01月04日

“当我和其他人共处一室时,我知道自己永远不是最聪明的,不是最具天赋的,也并非最富有的,当然更不是最帅的,我始终不是最显眼的那一个。但是当我放眼身边的人时,我很确信自己比他们更加努力”,ONE冠军赛CEO崔伟德说道。

在童年时期,拳击迷父亲把崔伟德带入了体育世界。他的父亲很好地向他展示了如何在体育运动当中燃烧自己的精力,从而避免卷入到麻烦当中。

崔伟德出生于加拿大亚伯达省的埃德蒙顿,他的父母分别来自于菲律宾宿务与卡米金,在七十年代移民至北美。由于父亲是工程师的职业缘故,崔伟德从小在非洲长大。“正如许多菲律宾的父亲一样,我父亲也在后院打造了一座拳台。附近的孩子们每天都会跑到这儿来,在拳台上玩耍。”但真正让崔伟德着迷的却是跆拳道,此后他也将个人的兴趣与所从事的行业完美结合在一起,成为了一名体育媒体人。

如今,47岁的崔伟德已经是ONE冠军赛的CEO和共同所有人,而ONE冠军赛也是当今全球发展势头最为迅猛的体育平台之一。这一2011年才成立的综合格斗组织总部位于亚洲,如今价值已经远远超过10亿美元。当谈及什么时候才会迎来第一次休假时,崔伟德表示:“我也还在等待着,我每天仍然努力拼搏,我对待工作无比认真。我从不希望自己骄傲自满,因为我认为如果我放慢步伐,就会被其他人赶超。”

他表示自己并不依靠运气,而是纯粹通过不懈的努力让他在职场的较量中始终处于领跑的位置。“当我和其他人共处一室时,我知道自己永远不是最聪明的,不是最具天赋的,也并非最富有的,当然更不是最帅的,我始终不是最显眼的那一个。但是当我坐下来,仔细环顾身边的人,我很确信自己一定会比他们做得更加出色,因为我知道我比周围的人更加努力,每一天我都全新身心地投入到工作当中。”

崔伟德曾在奥委会、世界田径锦标赛以及美国职业高尔夫巡回赛的市场营销与外联沟通等部门扮演过极为重要的角色。他也曾在ESPN任职超过了六年半的时间,随后与现任创始人兼主席查特里·西尤堂一同创办了ONE冠军赛。

作为ESPN亚洲部门的高级执行官,公司给了崔伟德寻找下一个能够创造价值亿万美元机会的任务,“因此,我对亚洲的各项运动做了深入的了解,包括你能想象到的一切,足球、篮球、网球、高尔夫、飞镖、仪仗队、啦啦队等等”。他共挖掘出三个具备潜力的项目,其中一项便是综合格斗运动。他正是这样结识到了格斗爱好者,也是钱对冲基金所有者查特里·西尤堂,并与其一同创办了ONE冠军赛。查特里·西尤堂在华尔街赚了一笔大钱,但为了寻找更为广阔的机会,他不惜卖掉了自己的公司。当时崔伟德对查特里·西尤堂的了解仅限于对方是一位拳馆的经营着,而随着谈话的深入,情况彻底发生了改变。

与华尔街大亨携手合作

两年间,二人对于这一计划进行了反复的思考与推敲,“每次当我与他谈及商业计划时,他都会说:‘对于这方面你如何看待,你为什么不将这部分加以修正,或是你在这点当中存在问题’。那时我恍然明白,这个人聪明绝顶,有着异于常人的商业头脑。”直到后来,通过对于查特里·西尤堂的观察与了解,崔伟德才逐渐意识到,对方正在逐渐构建创立ONE冠军赛的创想,并对他进行了采访,以此来判断对方是否会成为一个不错的搭档。

崔伟德最初的计划是在查特里·西尤堂与体育媒体巨额ESPN之间建立合资企业,2010年,也就是ONE冠军赛成立的一年前,他在新加坡圣淘沙度假村举办了一场格斗赛事。在经过了无数个月的讨论,最终查特里·西尤堂说道:“如果你此时希望离开ESPN,那么这将对你意义非凡。”


从无到有

最终,崔伟德在七年前实现了飞跃。他与查特里·西尤堂一起成为了ONE冠军赛最大的股东。如今,ONE冠军赛成为了亚洲最大的体育媒体之一,得到了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淡马锡控股和美国风险投资公司红杉资本雄厚的财政支持,后者更是投资了苹果和谷歌等多个大牌。“这是全球发展速度最快的运动,根据多项关键指标显示,通过ONE冠军赛的表现与发展速度,我们将在数字电视覆盖范围、收视率、社交媒体的视频播放量等领域位居世界前列。在所有的社交媒体的视频浏览量方面,我们在任何行业当中都是亚洲首屈一指的品牌之一。”2017年,ONE的社交媒体视频浏览量超过了3亿次,社交媒体曝光量超过了40亿,根据尼尔森体育以及Facebook所提供的数据,ONE拥有了11-12%的最高峰电视市场占有率。

相比体育发达地区,亚洲并不具备价值超过数十亿的体育资本,但这正是促使这两人达成一致想法的原因之一。美国拥有国家橄榄球职业联盟(NFL),英国拥有英格兰足球超级联赛(EPL),甚至单一俱乐部的价值都能够达到10亿英镑,欧洲则有世界一级方程式锦标赛(F1)。

“我们之所以建立ONE冠军赛,是因为体育在亚洲仍然处于发展阶段。在十年前,没有职业体育运动员这样类似的说法。甚至在十五年前,当你告诉父母‘我想要成为一名职业高尔夫选手’,你的父母只会告诉你‘没门,你要去做律师、医生或者牙医等等’,我说的没错吧?“

崔伟德与查特里·西尤堂已经成为了综合格斗项目推广者当中的佼佼者,但崔伟德表示体育象征着纪律性与真正的力量。“我相信格斗的力量能够让世界变得更加美好。纵观当今世界,你会看到越来越频发的枪击事件,种族主义和恐怖主义,如果有那么一个地方,无论贫穷或富有,无论你在生活中扮演怎样的角色,所有人都可以平等地聚在一起,那么这个地方一定是拳馆。”

崔伟德认为,你一定要看到被很多人都贴上的暴力标签以外,格斗所具备的真正的特质。“在亚洲,不会有哪一位格斗家是为了与人冲突而投身于格斗。为什么他们会这样做?因为他们信奉格斗运动所蕴含的真正价值。你送自己的孩子去练习格斗,是因为你希望他们从格斗当中获取尊重,荣誉,谦逊,勤奋,正直,奉献的价值观。格斗能够令你成为一名伟大的运动员吗?能够使你更加强壮,更加自信吗?毫无疑问,当然可以。我们身处亚洲,所信奉的格斗价值观,人们投身于此的原因,均与暴力毫无关联。”

让格斗重回亚洲

这也是ONE冠军赛于西方格斗赛事UFC的本质区别。“亚洲是格斗之乡,在过去的23年里,我们所做的一切就是将体育从西方带入亚洲,我们带来了橄榄球,篮球,高尔夫,网球,板球,这些均为起源于西方的体育项目。那么在亚洲有着深厚文化底蕴的体育项目是什么?答案正是格斗。每一个亚洲国家都有其历史悠久的传统格斗项目。泰国有泰拳,菲律宾有短棍术,或者散打,武术,跆拳道,这些都是亚洲人的格斗DNA,不需要解释。”

这项运动如同野火燎原般蔓延开来,格斗已经发展到如此庞大,正如ONE冠军赛这样的大型赛事所展现出的,运用灵活的灯光效果,大型的展播屏幕,妩媚的举牌女郎以及为偶像而尖叫欢呼的疯狂拳迷,这就是现代社会中的古罗马斗兽场。

“我们希望奉献全世界最精彩的比赛。我们想把世界级的赛事带到每一座城市,这正是ONE冠军赛的意义所在”,崔伟德说道。“我们正面向138个国家和地区的17亿潜在用户进行播出和推广,这是一个与其他价值数十亿美元的体育资本旗鼓相当的标准。我们希望拳迷们涌入体育馆当中,用心感受全球最精彩的体育赛事。”

ONE的目标绝不仅仅是在东南亚地区立足,中国才是他们最渴望征服的终极市场。“中国的规模之广阔,机遇之多,仅上海一座城市就有3500万人口,北京则有3800万人口。人口超过500万的城市更不在少数。所以我们非常小心谨慎地进入这个庞大的市场。但是在另一方面也可以理解我为什么会选择中国,因为我夫人是中国人,在中国生活很愉快。”

崔伟德在中国已经生活了两年时间,他试图将ONE冠军赛成功带上这片功夫的发源地。“进入亚洲的任何一个市场都会面临独一无二的挑战。在菲律宾经营的方式和在印度尼西亚的经营方式截然不同,在印度尼西亚又和在新加坡的经营方式大相径庭。新加坡距离马来西亚只有短短三十分钟的路程,而两地在经营方式上却存在显著差异。”


因为这些国家各自拥有不同的政府、宗教信仰、规则和文化,所以我们在任何一个国家都面临独特的挑战,而我们的目标是要向整个亚洲地区注入我们的品牌。

当问到进驻中国市场的时间时,崔伟德说:“不论花费多长时间,但我希望越快越好,我很迫切地渴望达成这一目标。”

2018年,ONE冠军赛在亚洲共举办了30场赛事,毫无疑问这是一项非常艰巨的任务。这也不难看出为什么崔伟德会说他与查特里·西尤堂之间不存在任何竞争关系。“我们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彼此相识已快十年。我清楚他的想法,他也了解我的想法,这样的合作关系非常健康。他是ONE冠军赛的创始人,主席兼CEO,他推动着我们的融资顺利进行。作为ONE冠军赛国际执行总裁,我主要着眼于我们在中国市场以及对于新领域的扩张,包括日本,韩国或者澳大利亚。我还刚刚创立了ONE冠军赛下属子公司,名为ONE精英机构,主要负责管理我们签约的精英运动员,帮助他们建立个人形象,寻求更好的发展机会,帮助他们实现盈利。”


崔伟德表示,他们保持良好工作关系的秘密,便是放下自我。“你做不到一个人成就大事,没有查特里·西尤堂的专业知识,我不可能踏上这段旅程。我具有体育和媒体方面的背景,这是我长期以来所从事的,但如果没有他的信任、投资和商业经验,我也不能达到如今的成就。所以,我认为在生活中,如果你能抛开自我,就能够找到合适的搭档,并肩前行,而这恰恰能够铸就成功。”

崔伟德回忆起ONE冠军赛初期的挣扎,那时候媒体公司并不接受他们,“创立初期的前三四年,我们无法与ABS-CBN达成协议,每次上门都会遭到拒绝,但每个月我都会卷土重来。我没办法参加对方组织的每月会议,甚至没人和我讲话,这就是我们最初在菲律宾所面临的窘境 —— 被拒绝,被拒绝,再次被拒绝。我在媒体界询问了70多个好朋友,每个人都劝我不要坚持了。但我觉得在生活中,重要的并不是有多少人理解你,而是那些人是如何达成他们的目标的。查特里·西尤堂从一开始就知道,他能够看到这一愿景,并制造出了比我想象中更大的商业愿景,他很早就明白这一点。另一个人是我的妻子,我妻子说,‘听着,我觉得你是我所认识的人中最聪明的那个,你在电话里几小时就能把生意谈好,并能够看到机遇,我支持你。”

对于未来的目标就是让公司成功上市,“这是一个可能的方向。公司运营得很好,我们资金链充足,我认为我们的一部分利益相关者可能希望看到首次公开募股,这是一个可行的选择。我们希望能够看到公司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吗,所以针对这一点,我们必须继续发展,继续前行。我们拥有出色的团队,如果在谁能够冲出亚洲打造世界级体育资本这件事上打赌,那我一定会说,是我们。”崔伟德自信地说道。